《母亲和她的房子腰身也不像以前那样挺直了》

    时间:2017-05-31 14:30
     
     
    母亲今年84了,头发早已全白,但她精神依然爽朗,对四个子女仍像幼年一样深深的爱着。每
     
    当我们从外地回家探望她后要返回的前夜,她都会亲自为我们打点行装,把她认为好吃好用的的东西直往包里塞,我们拦都
     
    拦不住。有时还会给我们几百上千的现金,其实我们真的不需要这些钱。
    1982年,父母退休后,在文登近郊买下一栋房子,共有三间,茅草苫顶,碎石垒成的小院,典型的胶东农家风格。就在这栋
     
    小房子里,母亲和她依恋的父亲一起度过了几年的时光。1985年父亲不幸去世,儿女们离得又远,无法长期陪伴她,小屋里
     
    只剩母亲一人孤单的生活着。
    悲痛和孤伶并没有改变母亲爱洁爱美的生活习惯,房子不大却被母亲拾掇得里外都透着一股灵秀和清雅,室内窗明几净,院
     
    内鲜花盛开,不多的几垅菜蔬和一架葡萄都长的茁壮茂盛,菜是绿的,果是红的,花是艳的,小院里充满生机,让人赏心悦
     
    目。夏秋季节回家休假,常和母亲一起坐在葡萄藤蔓笼罩成的绿荫下唠着家常,望着母亲的满头银发和慈爱的眼神,心中洋
     
    溢的总是一种深沉的爱,一种融融的暖。
    母亲爱自己的房子,对它有一种特殊的情感。2001年因统一规划,小草房被拆除了,取而代之的是四间崭新的瓦房。母亲乐
     
    不可支,又找到了展才施力的场所。她给所有的门窗都装上了双层铝合金,室内安装了暖气设施,墙面贴上了彩板,并购置
     
    了全新的家具。各种电器一应俱全。母亲时常对我们唠叨:这房子多好啊,住着舒心。其实,我对文登农村时兴的这种结构
     
    的房子并不看好,因为门窗过大墙体又薄,造成的结果是夏热冬凉,住起来远不如以前的草房。但我不说,怕扫母亲对房子
     
    的兴致。